优德88官方登录

廖祖笙:十七大官僚排排坐 权力再分配

作者:叔孙巨    发布时间:2019-06-29 06:04:00    

虽然十七大正在北京“胜利召开”,但在我看来,这一“盛会”,不过是一群官僚排排坐、分果果,对权力进行一次再分配只要民主政体没有诞生,中国的未来五年之内,在方方面面还将会是率由旧章,人权状况不会有明显的改善,执政党所面临的一些危机,也还将继续存在,甚至可能有所加剧──广东作家廖祖笙 廖祖笙是闽籍作家,定居广东6年,做过编辑、记者,有多部散文随笔集和长篇小说出版,在多家报刊开设过专栏近几年来,他在网上连续发表多篇批评时政,社会乱象的文章 儿子冤死 作家变访民 廖祖笙因撰写文章揭露学校乱收费等严重违纪问题,他就读于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906班的儿子廖梦君,在06年7月16日,廖梦君突然接到其班主任的通知,回学校领取毕业证书后失踪,后发现他被人乱刀捅死,惨死在校园 事后学校方面竟称廖梦君是小偷,偷东西时被老师抓住后跳楼自杀,还没立案就宣布说“没凶手”,事后国内各大媒体被噤声惨案发生后,当局拒绝向家属出示尸检报告,不让律师调看“破案”卷宗,不让家属、律师、记者对孩子的遗体拍照 廖梦君被老师打死之后,廖祖笙开始在新浪、搜狐等国内开通博客,将事实真相公布于众,此事引起了全国网友的强烈关注 廖祖笙自认是一个忧国忧民的人,觉得自己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有一个优秀的儿子和贤慧的老婆但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和千千万万的访民一样,从此踏上了上访不归路 廖祖笙表示,这个独裁专制制度,把这个政权的丑陋完全勾化出来,没有任何牵制的力量,它才这样为所欲为,一个学生就这样被杀害了,呼天不应,叫地不灵,写特快专递几百封,没有一个官员答覆,告到两级法院不受理,律师无法介入,全国媒体噤若寒蝉,这是什么世道,根本就是人间地狱 廖祖笙:左手监督右手 右手监督左手 永远腐败 对于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在十七大关于民生和腐败问题的讲话廖祖笙表示,仍是纸上谈兵,它们永远还是左手监督右手,右手监督左手,老子监督小子,没有民众的监督,永远都不可能解决腐败的问题,如果是一个民主国家,人民有罢免贪官污吏的权利,让人民有投票选举官员的权利 廖祖笙认为,在这个专制体制下,怎么讲都没有用?换汤不换药,首先百姓人权都没有保障,谈其他都是空的,在朗朗乾坤下,不断迫害人,最近中国发生多少迫害事件这还谈什么和谐,跟这个现实形成这么大的反差 这个体制给下层民众带来什么的不幸呢? 廖祖笙说:“百姓生不如死,在北京看到那么多访民的惨状,我看不到百姓的希望在哪里?国家的希望在哪里? 这体制必须改变,现在中国的各种矛盾非常突出,这样下去,迟早会发生一次暴力革命” 老百姓不在意谁执政 这次十七大,外界似乎把更多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其人事变动上老百姓是否在意谁执政? 廖祖笙谈到,中国的百姓是单纯、善良和务实的,只想安安稳稳有一片属于自己的草原老百姓不在意谁执政、谁当什么,跟老百姓一点关系都没有百姓没有发言权,又不是投票出来的,不过是一群官僚排排坐、分果果,对权力进行一次再分配据他所知,很多老百姓对十七大的反应很冷淡 “我以为自己很惨,在北京,受苦受难的人太多了,有的一家死好几个人,不断上访,七、八十岁的老人还在上访,连最基本的人权都没办法保障在北京街头,有多少人的家园被掠夺了,暗无天日,靠捡垃圾、烂菜、要饭度日,这些访民在北京苦苦的哀号,被抓捕和殴打” 廖祖笙: 对待老百姓像敌人一样 据悉,这次中共十七大有2237名代表参加会议,北京为此投入82.4万人防卫 廖祖笙表示,如果它真的亲民,它就不应该出动这么大的保安力量,把人民和这些代表隔离,它应该广泛的倾听人民的心声,哪有一个国家?搞的如此神乎其神,用这么庞大队伍对付百姓作为老百姓来说,无非就是反映一下苦难情况,对待老百姓像敌人一样,如果真的是人民政府,怎么可以这样! 廖祖笙认为,如果不进行真正的政治改革,一直这样下去,必然亡党,人民的忍耐有限,到了极限的时候,就会催生暴力革命,这个体制必须改变,一党独霸,腐败泛滥,应让百姓来监督官僚,这些贪官就不敢这么嚣张,光喊口号没有用 十七大前被六人绑架 廖祖笙表示,本身去一趟北京很不容易,上一次被他们绑架回来之后,就加强对他们的监视、跟踪,当局又没有实质性解决问题,除了到北京去上访,他们没有别的路可以走 廖祖笙本月6日早上开始出门,为摆脱跟踪,他和夫人一直在小巷、商场及地铁里,跟跟踪的人玩“躲猫猫”游戏,终于在当天下午才摆脱跟踪 在车站和他夫人撒泪分别后,他乘车到东莞、惠州,11日傍晚才到北京,但从朋友口中获知广东驻京办的人已到处找他这期间,他写文章和帮几个访民写了上访材料,14日,在北京街道和其他访民被绑架了 廖祖笙表示,有六个人冲上来,其中两个人强行架他上车,把他手机抢走,不让他和外界联络;在飞机上,他被夹在中间坐着;下了飞机,押他的人换了另外八个人车朝陌生的方向开,当时有一种被杀人灭口的感觉,他以死抗争,车才停下来 现在廖祖笙夫妇失去人身自由,每天有七、八人监视他们,出门前后左右都有人近距离跟踪在上访期间,他们先后被绑架过四次 如不是经历过切肤之痛,廖祖笙还认为自己生活在幸福的世界里 这种非人的折磨 已经忍无可忍 “我是一位作家,如没有这个经历,你根本不敢相信,这样一个政党把一个人逼成这样,把一个人推向政府的对立面,这完全是蠢人治国,中国人的忍耐力是世界一流的,你苦苦哀号也没用,这是非常可悲的事情”廖祖笙说 为了替儿子讨回公道,廖祖笙夫妇扛着中共党旗在佛山乞讨了两个月,在佛山市政府门口苦苦哀求了20天,反被抓进派出所至今当局连最起码的善后工作都没做 廖祖笙说:“我没有办法了,在媒体或互联网上,已经没有我说话的地方,封了我三个博客、21个网站,我要用笔为老百姓说说话,要关、要抓都由它,我会抗争到底” 廖祖笙耗费了所有积蓄,已经负债累累廖祖笙表示,“以前我都谢绝海外媒体采访,现在快要被迫害致死,顾不了这么多,这是人类自我保护的一种本能如果继续迫害下去,他将向国际社会申请避难,将会发表公开声明,跟这个政党决裂;这种非人的折磨,已经忍无可忍,把我们困在家里,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