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德88官方登录

台湾老板讲蒋介石的生活小事 与中共版本大不同

作者:嵇咴    发布时间:2019-05-08 03:13:00    

蒋介石与宋美龄在台湾(衡唐供图) 关于蒋介石的故事,知道得太多了 上世纪六十年代,我们的新华书店也是一片红色海洋,红宝书的各种版本,红太阳的各种图片,把里里外外映得一片红彤彤前十多年出版的各类图书,那怕是当时红得发紫,如《红岩》、《红日》、《红旗谱》都被取消了姓“红”的资格,被扫进黑书的垃圾堆里去了 此时此际,却有两本香港出版的非红书,在中国大中城市的新华书店公开地“内部发行”为什么又公开又内部呢因为书是万恶的资本主义香港出版的,怎么能在社会主义的阵地发行所以打上“内部发行”几个字这两本书,一本〔上下集〕叫《侍卫官杂记》,一本〔共八本〕叫《金陵春梦》这两部书都是写“独夫民贼 ”“人民公敌”蒋介石的 在这全民都读红太阳的红宝书的岁月里,突然间允许人们读描写蒋介石这个最黑人物的黑故事书,又怎么不叫这黑书悄然走红呢 可以说,中国大陆老-辈人知道的很多关于蒋介石的故事,很多都是从这两本书中获得的比如说,关于蒋介石与孔二小姐偷情,宋美龄与美国军官鬼混,蒋介石的光头是因为得了梅毒等,就是从那本《侍卫官杂记》中得来的又比如说关于“郑三发子” 的故事,说的是蒋介石其实不姓蒋,祖籍也不是淅江奉化,而是河南许昌一个姓郑的人家生了一个儿子名叫郑三发子,郑家女人逃难到淅江奉化,走投无路嫁给一个姓蒋的盐商当了盐商的小老婆,郑三发子作为“油瓶”到了蒋家,改名成了蒋介石这个故事就来自于《金陵春梦》的第一集《郑三发子》 总之,在红太阳最红最红的时候,蒋介石这块石头最黑最黑 很多年过去了,红太阳已经不是那么红,黑石头也已不是那么黑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闯江走海来到了广东东部的经济特区——汕头作为一家外向经济类报纸的记者,特别关注外商包括台港商的投资状况,由此认识了一位台湾老板,现在才进入本文的题目 这位台湾老板姓林,下面就叫他林老板吧林老板在汕头经营着有几千员工的企业,又收购了上海-家百年老厂那时节他已年近花甲了,他有着商人的派头,又有几分文人的气质有一次我对他的专访颇为投契,他又邀我到其居处挑灯夜谈 谈企业,谈特区,谈香港,谈大陆,谈古论今,谈天说地,不知不觉间,谈起了蒋氏家族 林老板说:我年青时认识了蒋纬国,-段时间和他交往还比较多,他带着我去过他的家,也到过蒋经国的办公处蒋经国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那把办公座椅,那是把当年从大陆带过去的竹藤椅,椅子的边上藤条破了个洞,用布补上了 林老板说:有一次,纬国先生带我上蒋总统家去,总统当时不在家,我好奇地参观着总统的客厅和书房突然,蒋总统回家来了,我-时间不知如何是好,真可说是惊慌不堪手足无措总统走过来了,我赶忙站得毕直,向他举手敬个军礼,并大声说:“报告总统!”总统走到我身前,拍了拍我的肩头,笑着说:“小弟弟,在家里,不能叫总统,只能叫伯伯” 随后,蒋总统让我坐下来,他坐我对面他问我姓什么,在何处服务,祖籍何处,父母可安健……我一-作了回答这时候,我发现:蒋总统在和我说话的时候,始终头部端正,腰身笔直,两腿并拢,双手放置膝盖处 临近午饭时分,蒋总统留我共进午餐只见桌上摆放四个盘碟:一碟小青鱼,一盘豆腐干,外加一个青菜和-碗汤 听纬国先生说,蒋总统的坐姿和餐饮,已是他终生的习惯 …… 林老板关于蒋介石生活小事的谈话,一恍眼又过去了十七八年了,然而关于蒋介石的故事还在人世间流传特别是近年间蒋介石日记逐步公开,这个坚持每天记日记的 “顽石”,在日记中事无钜细包括生活小事日三省其身,连某天晚起半小时竟自责“禽兽不如”,见了美女多看了几眼也自责“见艳心动”,把自已一生的种种“劣迹”一-记载下来,供世人传播回味当年《侍卫官杂记》和《金陵春梦》的故事,真是“古今多少事,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